「卜洋卜」粘人

-无差 反正都是软乎乎的


-和沙雕舍友激情pk的生成物


-就 很短



“不是,李振洋你怎么回事一天天的?谁惯的你啊?”卜凡把李振洋缠在他身前的手嫌弃地拉开。


大猫黏糊糊地贴在卜凡的后背,弄得卜凡颠勺都不顺畅。


"你呗?"大猫的头还搁在卜凡肩膀上,从那两片厚唇里呼出的气息都传进卜凡耳朵里。



“也是……”卜凡有点像那种看着自己的熊孩子越来越熊却没有办法的家长。还能怎么的,继续宠着呗。


卜凡抖抖肩,把大猫的脑袋甩掉,跑去阳台。


“那你现在是怎么回事?”大猫现在就想要粘着个有温度的东西,现在被甩开了有点失落,然后有点生气。


“去给你做饭啊,不然咋地?”卜凡在阳台把养的葱摘下来几根,又回来厨房。


看见大猫轻轻瘪着嘴,知道他不高兴了,凑过去亲了亲他耷拉在额前的刘海。



“行呗,你让开点,我要喝牛奶。”大猫还是有点不开心。


做饭比男朋友温暖的胸膛重要吗?男朋友贴着怎么了?有男朋友贴着还不满意吗?贴着不能做饭了吗?哼!


李振洋推开卜凡挡在冰箱前面的一条长腿。



“你怎么一天天的都要喝奶?”卜凡看着垃圾桶旁边已经堆了小半个积木城堡大小的1L牛奶盒。


”咋啦你还不让我喝奶了?“大猫把奶倒进他专门喝奶的杯子里,找了个吸管,一边喝一边蹲在卜凡旁边,用一条手臂环着卜凡的一条大腿。



“你怎么又粘着?”卜凡难以拿到洗碗槽边放着的菜板上的西红柿,晃了晃腿让大猫松开爪子。



李振洋做了一个充斥着不满的深呼吸,站起来狠狠地瞪了一眼卜凡,然后捧着他的奶杯走出厨房。


卜凡也没回头去看他,嘴里默念着“3、2、1” 0还没数到,”砰!“的关门声洪亮而高昂地响起,述说门板的委屈与痛苦。



卜凡只能摇摇头,番茄还在锅里煮着,怎么去哄这个大猫猫。在冰箱里面拿出两个鸡蛋,敲开,在碗里搅散,倒进冒着小泡泡的锅里。


覆盖在番茄上的鸡蛋渐渐凝固,卜凡随意翻了几下,放了些盐,把刚刚切碎的葱撒进去,装盘,端到餐桌上。看着紧闭的房门摇摇头。


没办法,真的拿他没办法。谁知道这个外面巨A矜持有礼貌跟人都是亲切却有度的李振洋,那个说着”我不需要谁来安慰我“看起来非常难搞的李振洋,在家里动不动就发奶疯。


最常发作的就是现在这样,老是想往卜凡身上黏,不碰到他就不开心。


卜凡也不是不爱这个粘人的大猫猫,没事做的时候也喜欢和他黏在一起,也不干什么,就是跟抱着,手环着彼此的身体,腿缠着腿,两个脑袋就凑在一起一边啄着对方的唇一边低着声音把最亲密的称呼送到对方的耳朵里面。


但是在卜凡忙的时候这就是个坏习惯了,这李振洋一发作,啥也不管不顾就劈头盖脸地扑上来,就算不能抱着卜凡也要牵着他的小手指。


这哪能正常工作啊,卜凡只能一次又一次掰开大猫紧紧抠住自己的爪子,动作还得轻柔,幅度大一丁点儿猫猫就翻脸,那个房门已经甩坏了两扇了。


“洋洋?煮好饭啦出来吧?”卜凡敲敲门。没有回应。


“洋洋?”卜凡拧开了门把,李振洋在闹别扭的时候一般都不会锁上门,要是把卜凡关外面了谁进来抱自己?


“洋洋,乖。”卜凡将把床上的大粽子拆开,找里面团成一团的李振洋,“来来,抱抱抱抱,有啥好不开心的,我不是在么。”然后揽住那个人的身体,捧着他的脸,让他看看自己。


“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人对着那么帅的男朋友还生的起气啊?”卜凡笑眯眯地问李振洋,像是在哄小朋友。


“我就生气了怎么了?什么男朋友连碰都不让碰!”李振洋有恃无恐,把嘴巴撅得老高。


“好啦好啦,碰,尽管碰,但是你别老挑我不方便的时候啊。”卜凡晃了晃怀里的人,抿着唇,眼睛圆溜溜得盯着李振洋,这个协商真不好做,每次都要逼卜凡放下酷盖身份。


“哼——”李振洋也知道自己每次那么胡闹卜凡都很苦恼,但是这不就是甜蜜的烦恼吗!为了大局,李振洋还是放弃继续跟卜凡闹。


“我饿了,抱我去吃饭!”


“行行行我的小祖宗,什么都听您的。”卜凡把李振洋从床上捞到身上,托着他屁股走出房间。


“还喝奶吗?”卜凡看见他的奶杯空了,对李振洋挑挑眉。“还是今晚再喝?”


“谁喝谁的还不一定呢?”李振洋眯着眼笑笑。


木子洋x你

小南门生日快乐!!!啵啵啵!!

是第二人称所以都可以feel一下哟!!

石墨链接在评论(ง ˙o˙)ว!


拜托了各位!还有一天半!看看孩子吧!
(我之前做了压箱底的表情包都拿出来了 拜托拜托😭😭

【岳头】生贺啦没有题目的

-废话流
-仅供娱乐
-一个钢铁理科生能写东西就不错了不要要求那么多
-啊
-头子放过我的蓝蓝吧
-头子ooc




       “老岳那么快就走啦?”卜凡听见旁边的人打电话让司机过来拍摄场地。
       今天的拍摄导演刚说完结束两个字,岳明辉就换回自己的衣服,急忙拿东西准备离开。
        “现在不早啦,姑娘今天在家里等我呢。”岳明辉回答了卜凡了问题之后跟在场的工作人员打了招呼就出去了。
        “小姑娘昨天十八岁生日呢,老岳可没办法去她生日会,爸爸妈妈在呢,这不今天去老岳家再庆祝一次。”木子洋呼噜呼噜卜凡的头发,给他迟钝的弟弟解释,“老岳订那个小蛋糕就是上次你给我买那家店的,我觉得挺不错的就推荐给他了。”
        “哥哥想吃我等等就去买。”卜凡往头上伸手抓住木子洋的手腕,刚想再说点什么,小弟开门进化妆间了。
       “啥吃的?我也要!”小弟刚刚找化妆师姐姐摘了隐形眼镜,眼睛还在不自然地眨巴。
        “行啦走吧,今晚让你凡哥哥做个佛跳墙。”木子洋的手放下来,顺势握住卜凡的手把他从椅子上拉起来。
 
        岳明辉在路上把蛋糕取了,让司机直接开到自己的别墅。刚下车还没来得及关车门,就看见一个穿着深红色长裙的女孩子从他家门里走出来,长长的头发披下来,发尾带一点俏皮的弧度。女孩子嘟着嘴表达不开心的情绪,眼睛直直地看着岳明辉。
        岳明辉也不急,慢慢走过去,眼睛上下打量着女孩子。裙子是他在她生日前两天送过去的,他的眼光还真不错,深红的颜色趁地女孩白皙的皮肤更加光泽动人,露出一小节小腿的长度恰到好处地拉长了女孩子的比例,显得整个人纤细而有气质。不过美中不足的是女孩子没有穿上他一起送过去的小高跟鞋,而是穿着她自己的小拖鞋,上面可爱的轻松熊好像还在提醒岳明辉她在自己眼里还是个小孩子。
         “咋啦,咱们头子不高兴啦?”岳明辉走到女孩子跟前后拨开了她右耳边的头发,然后捧着她的脸问她。
         “哼!”女孩子发出不满的声音。
         岳明辉笑笑,低头亲了一下头子的脸颊,亲了后也没有抬头,眼睛直直地跟她对视。
         头子被盯得有点害羞,打开岳明辉的手。“我等了你多久你不知道?”说罢转头进了屋子。
         岳明辉听出了还有些生气的语调,跟着进了屋子,换鞋的时候看见自己送的高跟鞋就在鞋柜旁边。
         “行啦,老岳这不是工作么,头子你都成年人了,生气要变老哒。”岳明辉把蛋糕放在餐桌上,往沙发走去。
陷在沙发里的头子抱着小恐龙的公仔,小弟送的生日礼物,扭开头,就是不看岳明辉。
          岳明辉靠着她坐下,沙发又向下陷了一点。他把头靠在女孩子的肩上,撒娇似地用头蹭蹭头子,嘴里念念叨叨的声音像是蜜糖,黏黏糊糊地却让听的人被甜味包裹。
          “啊哟头子不原谅老岳啦,老岳不就是晚回来一点点嘛,咱们家的小姑娘不要老岳了老岳要变成孤家寡人啦。”头子肩上那颗毛茸茸的脑袋还在乱动,被弄得不行的头子终于憋不住笑出了声。
         岳明辉一听就坐起来,脸上带着一点小骄傲“你看看你个头子什么时候才能忍得住我的攻击,五分钟也好啊。”
         他伸手把头子揽在怀里,“原谅老岳啦?”等到女孩子点点头他又搂得紧了些。
         女孩子被他抱得有点憋,推开他问他“你吃了没?”
         “这不是赶着回来见你么,哪有时间吃?”
        “行了去把厨房的东西拿出来,先吃晚饭吧。”
         头子做了几个家常菜,不过都让岳明辉赞不绝口。“诶头子你这个手艺可以啊,咱们以后不用请阿姨来做饭啦!”“哇头子这个可乐鸡翅真不错,比你凡哥做的还好吃!”
         两个人一边吃饭一边交换了这两天的事情。吃完饭后岳明辉乖乖地去洗碗,头子把蛋糕拿到客厅的茶几上,打开了电视看《动物世界》。
         厨房里哗哗的水声停了,岳明辉抽了张纸巾擦擦手,坐到头子旁边。头子看他出来了,就准备拆蛋糕盒子。
         她刚把绑了蝴蝶结的绸带解开,岳明辉从背后抱住了她,双臂揽着她的腰,“头砸,咱们不是刚吃完饭么,先歇歇,蛋糕不着急。”
         “那你想干嘛?”头子回头去看岳明辉,两个人的鼻尖差点撞到一起,岳明辉把嘴往头子的耳朵边凑。
         “我之前看你微信了,你在那个天天都哈哈哈哈的群上面不是说,成年了就能开车了吗?我不知道你还挺喜欢车的。”
头子脸开始发红,心里头升起了一点点不可描述的想法。
岳明辉见怀里的人不吭声,继续说“终于等到咱们头子成年啦,是不是,能做点什么啦?”
          头子听到这句话后脸红到了耳后,岳明辉见小女朋友这个反应,开心地笑了笑,露出了小虎牙。
          “那你想做点什么呢?”岳明辉声音有点勾引的感觉。
          “想开车。”头子轻轻地回答他,咬着下唇,看着岳明辉的眼睛。
          “嘿嘿,现在的小姑娘了不得了。”岳明辉把唇压上头子的唇,两个人用嘴交换了亲密的爱语,等岳明辉松开头子看她时,头子的眼底有些喘不过来的雾气。
          岳明辉起身,却把想要一起起来的头子按回沙发上,自己走到大门,把放在鞋柜前的高跟鞋拿到了头子面前。
         他蹲下来,把头子脚上的小熊拖鞋脱下,头子的纤纤玉足在他手上,像是什么宝贝。然后小心翼翼地帮她把高跟鞋穿好。岳明辉缓缓站起来,拉起头子的手让她站起来,又放开她,自己往后退了几步,眼睛上下打量,像是在观赏什么艺术品。
         头子觉得岳明辉的眼神里面已经有了她想在今晚得到的东西,踩着高跟鞋,往他走去。
          双手搭上他的肩,两个人的距离又一次被拉近。在头子想再次覆上眼前人的唇时,却被岳明辉用食指按住了一切行动。
         “先让你岳叔把礼物给你。”他低沉而磁性的声音让头子乖乖听从,他反手拉起头子的手腕,跟她走到前门。
         “这个车还满意吗?”门口是一辆崭新的玛莎拉蒂,刚刚say goodbye的司机走下车,和他们招招手,就骑上旁边的小黄车离开了。
         “???”头子说不出话来。
         “你还没去考驾照,还不能开车,今天让我来先带你兜兜风?”岳明辉牵着头子让她坐进副驾驶的位置。
         “??”头子还是没有清楚怎么回事。
        岳明辉看见头子满脸不知道要怎么表达的表情,感觉有点好笑,凑到她的耳边,轻声说:








         “你想开的车,回来继续。”

日常复习小日常时想截个可爱的洋哥做头像

但是截完一看觉得画风比较适合做表情包

然后我就下手了

dbq

(小弟真的超可爱啊怎么截都是可爱鹅!!